■儘管身患重病,病床上的高路瓊仍是一副清秀面容。
■面對天價醫葯費,本就清貧的一家人不知所措。

■游賢蘭姐姐年輕時的照片,和她本人有七八成相似。
  “你哥哥照顧得好細心哦,你們兩兄妹長得也像。”前天上午,長壽區人民醫院腫瘤科病房,一位病友家屬對躺在病床上、21歲的高路瓊說。哥哥李詩雲笑了笑沒答話,低頭拿起棉簽輕輕在妹妹有些乾涸的嘴唇上塗抹。
  你可能想不到,這對兄妹沒有半點血緣關係。去年10月,高路瓊被診斷出患惡性淋巴瘤。從那一刻開始,她心中就涌現出一個願望:“找到親生父母,了卻一生的最大心愿……”
  重慶晚報首席記者 郝瑤 記者 劉潤 實習生 冉冉 攝影報道
  “全家人從小都寵我,感覺自己就像個小公主。”
  “妹兒,你今天想吃撒子?”李詩雲彎下腰輕聲問。高路瓊黑眼圈明顯,喘了口氣細聲答:“哥,我一點都不想吃,你休息嘛。”李詩雲沒坐下,整了整鋪蓋,又看了看弔瓶。“水要輸完了,我馬上喊護士。阿姨,幫我看到點我妹,謝謝了。”
  臨床病人家屬點了點頭,衝著高路瓊笑:“你哥哥可以評為醫院最勤勞家屬,早上起來就沒坐下休息。”高路瓊轉頭對記者說:“哥哥和全家人從小就特別寵我,讓我感覺自己像小公主。我病後連累哥哥,看到他跑上跑下,好心痛。”
  李詩雲說,去年10月,在深圳打工的高路瓊身體不適到醫院檢查,結果晴天霹靂:惡性淋巴瘤。她去年12月回到重慶,在新橋醫院接受了一個月放療。今年2月16日,轉到長壽區人民醫院。
  “醫生說妹妹情況比較嚴重,淋巴瘤有擴散跡象。”李詩雲皺著眉說。
  “也是一條命,能救就救吧。”
  高路瓊和李詩雲有個共同的家———長壽區洪湖鎮表耳村6組。“妹妹當年就是在這裡發現的,抱回來那年我12歲。”昨下午,長壽區洪湖鎮西山山腳,李詩雲在現場對記者說。
  李詩雲說,他繼父高東福65歲,母親張翠方57歲,兩人務農養活了高路瓊、李詩雲姐妹。李詩雲說,自己幼年喪父,5歲時隨母親來到高家。21年前的正月十二下午,三姑高友來到家,懷裡抱著個哇哇啼哭的女孩。
  “我聽別人講,西山腳下有個娃兒在哭。跑去看見一個嬰兒赤身獃在灌木叢里,凍得全身發紫,一直哭。”今年69歲的高友告訴記者:“想到我兄弟(指高東福)沒有生育,我就將娃兒給他抱去了。”
  張翠方說,雖然當時家裡不富裕,“孩子哭這麼久,也沒人揀去,也是一條命,能救就救吧。”
  “這麼乖的閨女來了我家,一定要把最好的拿給她。”
  “她抱回來不到兩天就高燒不退,村裡人一直勸我放棄。”昨日,母親張翠方抹著眼淚說:“進門第一天,我們就給她取了名字,叫高路瓊。取了名字的娃娃,就是我們家的人了。她已經夠可憐了,被人拋棄過一次,無論如何,不能再拋棄了。”
  一口米羹,一口奶粉,因怕孩子受涼,晚上睡覺張翠方和高東福都把孩子抱在懷裡,一刻不敢鬆懈。
  小瓊日漸成長,張翠方和高東福商議,把兒子放到親戚家養,並把二樓騰出來給小瓊單獨住。“這麼乖的閨女來了我家,一定要把最好的拿給她。”張翠方說著,從家裡拿出一張彩色相片說:“這是我帶她到鎮上相館去拍的,那時她念小學6年級,人家都誇她長得好看。”
  “妹妹的機靈乖巧給我們家帶來很多歡樂,她讓我們家更完整了。我記得一家人晚上吃飯時,爸爸媽媽老是看著妹妹笑。”李詩雲驕傲地說,妹妹學習成績很好,自己20歲出門打工時,第一份工資就是給妹妹買書包。
  “爸爸媽媽和哥哥對我這麼好,我怎麼可能是抱養的?”
  高路瓊告訴記者,讀初中時,她就聽到同村人講,自己是抱養的孩子。“我當時很難過,爸爸媽媽和哥哥,對我這麼好,我怎麼可能是抱養的?我從來沒感覺自己和別家的孩子不一樣啊。”高路瓊說,後來,說這樣話的人越來越多,她才在心裡接受了這個事實。
  “知道身世後,還是很好奇自己的親生父母長什麼樣。但是不敢問爸爸媽媽和哥哥,他們對我這麼好,問這個問題,是在傷害他們。”小瓊說。
  6年前,父親高東福患病癱瘓,一個家最重要的經濟來源斷了。“當時,幺兒(指小瓊)告訴我不讀書了,我心痛死了。我們想的是把她供到大學。但家中拿不出錢,對不起她啊。”說到這裡,張翠方流下淚來。
  初二便輟學的小瓊去外地打工。每年過春節時她都會給家裡買年貨。“這些衣服都是幺兒買的,我知道,她一個女孩在外面也不容易。”張翠方拿著一件件衣服說,這些衣服,她都捨不得穿。
  “我們還想照張全家福,幫妹妹完成心愿”
  “幺兒啷個還不回來,都是大人了,咋找不到家。”院壩里,父親高東福一直在嘀咕。李詩雲說,自從知道妹妹患病後,繼父深受打擊,腦子也不太清楚。
  “我最大的遺憾,是沒有一張全家福照片。”李詩雲說,妹妹愛自拍,但他不愛照相。前年過春節時,妹妹想拿手機給全家拍照片,被他拒絕了。“當時覺得,大男人照相彆扭,也總覺得還有的是時間拍照,現在好後悔。”
  李詩雲說,妹妹生病後,他從主城建築工地回家,拿出1萬多元積蓄給妹妹治病。表耳村負責人蔣順萬說,高家有每月350元低保費,今年2月17日,鎮政府已將高家實際困難上報到區民政局,爭取補助。“也許這筆錢還不夠救妹妹的命,但也是一個希望。”李詩雲說:“妹妹嘴裡雖然沒有明說,我知道她現在最大的願望,就是見她親生父母一面。”
  對於親生父母,高路瓊說:“我不恨他們,他們不要我,應該是有難言之隱。我只想曉得他們長什麼樣。”小瓊笑著說:“我很感激哥哥,把我想說卻不敢說的心愿說出了。爸爸媽媽和哥哥從小對我的愛,支持我走到現在,我們永遠都是一家人。”
  李詩雲說,為了實現妹妹的心愿,他找到當年撿到妹妹的三姑高友。今年2月18日,高友問遍了西山當地人,一個叫鄧長芳的女子說出一些線索。
  今年43歲的鄧長芳告訴記者,21年前,她的侄女游賢蘭18歲,是渝北區大盛鎮撥雲4社人。那年正月間,她在西山腳下生下一個女娃,那個女娃十有八九就是高路瓊。她說,侄女在山腳下生孩子的事,是當時同村一村民看見後跑來告訴她的。
  隨後,鄧長芳把游賢蘭大哥游先生和二姐夫鄧先生的電話給了記者。記者撥通了兩人電話。兩人均證實,21年前,妹妹游賢蘭的確產下一女,並送給他人喂養。
  昨天上午,記者見到了鄧先生。“我老婆說,小蘭17歲時耍了個朋友,但家裡很反對。後來小蘭就負氣離家去重慶打工。21年前正月間,小蘭來我家玩。她本來體型偏胖,當時她又胖了一些,應該就是懷孕了。過了半年,突然接到她從河南省桐柏縣寄來的信,信里說她在河南成家了,老公還是教書的。”鄧先生嘆了口氣說,妹妹一直沒提生孩子的事,我們一直以為她在河南過得很好。
  鄧先生說,兩年後他們遇到鄧長芳,得知了小蘭非婚生子的事。全家人氣得不行,將來信撕了,岳父母發下狠話,當沒了小蘭這個女兒。“當時我們也想把小蘭女兒接回游家,但一打聽她已經被人收養了。”因認定女兒做了醜事,加上游賢蘭又不主動給家裡來信來電話,這20年來,游家人全家沒了她的消息。
  鄧長芳和鄧先生都說,根據小瓊被遺棄的時間(1993年正月十二)、地點(洪湖西山腳下),他們判斷小瓊就是游賢蘭當年生下的女兒,但小瓊親生父親無任何線索。
  鄧先生說,游賢蘭一家有三兄妹,父親游尊富今年74歲,母親何翠英已去世。游賢蘭大哥游先生對重慶晚報記者說,他在成都工作,這兩天就要回重慶見小瓊。“我們認定小瓊就是我們游家的人,會盡最大努力讓她圓夢。”
  鄧先生和游先生均委托重慶晚報讀者,尋找游賢蘭的下落,游賢蘭今年39歲,年輕時長相與姐姐(鄧先生的妻子)有七分神似。讀者如有線索,請撥打重慶晚報24小時新聞熱線966988,幫助小瓊圓夢。
創作者介紹

寢具用品

lw48lwjf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