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屋內陳設簡陋。
愛畫畫的芳雪將牆壁裝點得很漂亮。
  一間不足15平方米的小屋,屋裡沒有電視和暖氣,只有床、桌子和一臺破舊的電磁爐。這間簡陋的小屋就是一位母親和她兩個養女的家。37歲的韋愛金靠做足療為生,她的生活原本不必如此拮据。但23年間她先後收養5名棄嬰,讓她至今依然負債纍纍。面對困境韋愛金從未後退過一步。她常說的一句話是,“只要我活著,就一定不會讓他們挨餓!”
  文/圖 本報實習記者 林建樹 杜倩倩 記者 董昌
  探訪
  不足15平方米的出租房裡擠著娘兒仨
  昨日11時30分,省會北杜村的一間不足15平方米的出租房內,15歲的夏蓮坐在床邊時而獃望著天花板,時而向窗外張望。
  透過這間小屋的玻璃,記者看到屋內沒有電視和暖氣,有的只是一張雙人床、一張桌子和一臺破舊的電磁爐。小屋的地上堆滿了裝著衣物、鞋子和被子的箱子和塑料袋。
  過了一會兒,一個瘦小的女孩走進小院,向屋內走去。聽到院里有了動靜,夏蓮快步從屋內跑出。妹妹回來了,夏蓮露出了開心的笑容。同住在一個院的一位女士說,這是夏蓮的妹妹芳雪,夏蓮的智力有問題沒上學,每天都是芳雪放學回家後給姐姐做午飯,“這兩個女孩命苦,都是棄嬰,被她們好心的養母收養。”該女士說,兩個孩子的養母為了撫養這姐妹倆,每天都要去做足療掙錢養家,日子過得挺難。
  芳雪穿著一件粉紅色的小棉襖,一雙不太合腳的舊旅游鞋。拉著夏蓮的手進屋後,芳雪將書本放在桌上,掃了一眼西牆上貼著的一張張彩筆畫後,開始準備午飯。
  芳雪說,她們的中午飯很簡單,熬點粥,吃點榨菜和饅頭,“等姐姐吃好飯,我還要回學校繼續考試。”
  臨近中午,夏蓮、芳雪的母親韋愛金突然回家了。掀開帘子,記者看到這位中年婦女個子不高,短髮,穿著一件肥大的棉衣。她身後還跟著兩位抬著一臺電暖器的小伙子。
  放下電暖器,兩位小伙子將兩百元錢悄悄放在桌邊,準備抽身離去。韋愛金快步追出,不停地問著兩位好心人的名字道著謝,“有了這個電暖器這個冬天就不用挨凍了,200元錢是我們娘兒仨一個月的房租,這份恩情我們不能忘,謝謝你們。”
  講述
  沒錢時想將夏蓮送走,最終沒狠下心
  韋愛金靠著做足療為生,每個月收入微薄,但她為何還會先後收養兩名棄嬰,還供她們上學呢?記者問及這些問題時,韋愛金沉默了很久才開口。
  韋愛金說,夏蓮是1999年夏天撿到的,所以就給她起名叫夏蓮。“1999年7月,我在解放廣場附近一家餃子館打工,下班和朋友遛彎,走到中山路地道橋下時,橋下圍滿了人,還有嬰兒啼哭聲。”韋愛金說,小夏蓮被裹在一個破舊的棉襖里,“當時她哭得嗓子都啞了,我二話沒說抱起她跑到了省三院。”
  隨後,輸氧、輸液……住院七天后,夏蓮的命保住了。“當時,朋友們都勸我把孩子放回去,但我不忍心再次將她拋棄。”韋愛金說,那是一條鮮活的生命,她雖然給不了這個孩子最好的,但是只要有一口吃的,她就要把夏蓮養大。
  夏蓮一天天長大,韋愛金才發現這個孩子存在智力問題。夏蓮的智力障礙,讓她操碎了心。“夏蓮八歲那年,我身上窮得沒有一分錢,實在撐不下去時,也曾動搖過,想將她送出去讓其他好心人收養。”韋愛金說,她曾在一個月的時間里,兩次試圖將夏蓮放在孤兒院門前,但每次走到門口就後悔了,“我真的狠不下那份心。”
  為給芳雪治病,關掉小飯店借款4萬多
  2002年農曆十一月初三,韋愛金到橋西區附近的一處工地打工,遠遠傳來刺耳的啼哭聲。同樣的場景,同樣的心情,韋愛金抱起“差點沒命”的小生命。“芳雪當時用一個黑色的破棉襖包裹著,裡面留有5角錢,還有一張她父母的照片,但是沒有留下任何地址。”韋愛金說,在那個寒冷的冬天,零下的氣溫,這個孩子全身冰冷,“我將孩子送到了醫院輸上氧氣時,才發現孩子的兩條腿怎麼掰都掰不開。”
  經醫生診斷,這個孩子患有先天性小兒麻痹症。在當時的醫療條件下,醫生建議到北京治療。“當時我開著一家小飯店,有兩萬元的積蓄,但到北京做手術的費用卻最少需要7萬。”韋愛金說,為了把孩子的病治好,她關掉了小飯店,又從朋友那裡借了4萬多,抱著這個女兒登上了開往北京治病的列車。
  一個多月後,孩子病治好了,韋愛金身上的七萬多現金也花完了。
  從此,還債成了韋愛金的主要內容,這一還就是12年。韋愛金說,直到今天,給芳雪治病欠下的債,她還沒有全部還上,“只要我還能幹活,欠朋友們的錢我就一定要還,即便我這輩子還不上,等女兒長大了我會讓她接著還。”
  令韋愛金欣慰的是,芳雪已經在北杜小學上五年級了,她學習很刻苦,成績也不錯。
  感動
  韋愛金兒時曾被拐賣
  23年收養了五名棄嬰
  韋愛金兒時被拐賣到廣東,12歲那年養父、養母先後去世,她幾經周折才回到廣西老家與家人團聚。
  有了這段經歷後,韋愛金人生態度也發生改變,再也見不得被遺棄的孩子。
  13歲那年,韋愛金離家來河北打工。第二年,她在衡水一家工地打工時,撿到了第一個棄嬰。從此之後的23年裡,她先後收養了5名棄嬰,夏蓮和芳雪是她最後收養的兩個孩子。
  “棄嬰也是一個生命,我見到了就不能不管。”韋愛金說,她之前收養的三個孩子,前兩個女孩都已經成家,收養的男孩前些年也被他的親生父母帶回了老家,送進了當地的一所聾啞學校,“現在只有夏蓮和芳雪留在我身邊。”
  23年過去了,韋愛金從未對收養棄嬰的事後悔過。而今,她靠做足療掙下的每一筆錢都花在夏蓮和芳雪身上。“我的兩個女兒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樣,喜歡什麼就可以買什麼,但是,她們的每一個生日,我即便是借錢也要給她們過。”韋愛金說。
  韋愛金指著兩個孩子身上的衣服和牆邊一摞被子說,“這些都是別人送的,我來石家莊這麼多年,認識了很多好心人。孩子從小到大的衣服,大部分都是朋友給買的,看這些衣服還都不錯呢。還有這些被子,都是別人送來的。”韋愛金激動得流下了眼淚,“我能養大這些孩子,離不開社會上好心人的幫助。”
  芳雪上個學期轉入北杜小學,學校老師為了給她轉學籍,跑了幾次區教育局才將學籍辦好。北杜小學校長張向說,聽說了芳雪家的故事後,老師們都被芳雪母親韋愛金所感動,“每次韋愛金來學校,老師們都稱呼她是偉大的母親。”
  心愿
  給芳雪買套好畫筆
  讓夏蓮學門手藝
  韋愛金小屋的西牆上,掛滿了各種圖案的彩筆畫。“這些畫是誰畫的?”記者問道。原本羞澀的芳雪露出笑容,“我畫的,我最喜歡畫畫。”
  韋愛金說,芳雪從小就喜歡畫畫,一直想像別的孩子一樣到興趣班裡學習繪畫,但家裡的情況,別說報班了,連普通的畫筆和紙都買不起。“孩子經常用鉛筆畫些小東西,看著她那熱情勁兒,我心裡卻覺得難受,實在是沒能力為她們提供更好的生活條件了。等我有了能力,一定先給小女兒買套好的畫筆!”
  但最讓韋愛金憂心的還是大女兒夏蓮。由於身體原因,夏蓮小學畢業後就一直待在家中,除了做點簡單的家務,就是等著媽媽和妹妹回家。“芳雪生活很獨立,不用我擔心,但是以後我老了,沒法照顧夏蓮了,這個可憐的孩子怎麼辦?!”韋愛金說,她現在唯一的願望就是能讓夏蓮學到一門手藝,今後的日子里,能靠著手藝養活自己。
編輯:SN098
創作者介紹

寢具用品

lw48lwjf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