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月26日,戰友向他敬禮告別。
  妻子朱琳在靈前哭泣。
  應凱的遺像。
  “好多事沒做完”患癌交警瞞病執勤半年 後續
  今天,是患癌去世交警應凱火化的日子,也是他27歲的生日。
  11月21日,成都市彭州公安局交警大隊民警應凱因患結腸癌不幸離世,年僅27歲。今年4月,他被查出身患癌症晚期。之後,他瞞著單位所有人,堅持到單位上班長達半年時間(本報24日曾報道)。
  今天,是應凱火化的日子,也是他27歲生日。自從10月1日,應凱請假回家後,昨日,他的數十位同事終於再次見到了他。萬萬沒想到是,這次,卻是給兄弟守靈。今日上午10點,應凱的遺體告別儀式將在東郊殯儀館舉行。
  回家前,應凱曾笑著給同事說,“等情況好一點,我就回來。”然而,他卻再也回不來了。彭州昇華台路口、師專路口……如今,再也見不到這位身高1米78,有些消瘦的交警。在金彭東路上,一排長達300多米的隔離欄正是在他的提議下建了起來,生前,他在此勸導行人,如今,這條長長的隔離帶正在如他般,阻止著行人亂穿公路……
  再見,愛人。
   得知病情當晚,應凱跪在父母面前,泣不成聲地說對不起。臨終前,未能見到女兒,應凱眼淚滾滾留給愛妻一句話,“我老婆真的很不錯。”
  老公,你騙人,你說好的幸福呢
  瞞病執勤
  妻子送他去執勤排堵看他背影偷偷哭
  得知身患癌症,是源於一次手術。4月14日,應凱進行了膽囊切除手術,醫生隨即發現切除物內有許多紅點,很快確診為結腸癌晚期。得知病情當晚,應凱跪在父母面前,泣不成聲地說對不起。
  原本,這次病假時間是到8月1日,可手術後沒過多久,應凱卻突然回到了崗位上,面對同事詢問,他總是笑著回答:“沒什麼,只是膽管有點小問題。”此後近半年時間,除了零星請假外,他都繼續執勤。
  8月的一天,同事梁嬌在和他一起處理一起交通事故時發現了異常。大清早,應凱的衣服被汗濕了,額頭直冒汗,還時不時彎腰捂著肚子,最後在處理開罰單時,緊靠著警車。“感覺快倒了,手一直在抖,筆都有些拿不穩。”梁嬌說,大家趕緊讓他坐在警車上休息,但每當同事詢問病情,他都說沒事,然後迅速轉移話題,“當時我要是多留意一下就好了。”多位同事有些自責。
  此後,梁嬌經常看到,應凱的臉越發蒼白,身體也越來越虛弱,“至少十來次,都是嫂子開車送他來上班,下班也是她來接。”而梁嬌沒看到的是,朱琳在送完後,幾次都會在車上看著應凱的背影偷偷哭泣。“我都勸他先別上班了,他聽不進去,撐不住還說好話哄我開車送他去執勤排堵。”朱琳說。
  160斤瘦到近100斤低頭哭過鏡中的自己
  應凱患病後,體型日漸消瘦,從最重時160多斤一直降到近100斤。“去世後,我幫他換乾凈衣服時才發現,他手臂已經瘦得像個小孩了。”朱女士說。
  在應凱生前,有一次,夫妻倆約表弟出去玩,也想藉此散散心。在車上,他突然從後視鏡中看到了自己的樣子,然後就衝著朱琳和表弟大吼:“我這麼瘦了,你們咋都不給我說。”吼完後,突然一個人埋頭哭了起來。
  走前遺憾
  沒聽到女兒清晰地喊爸爸
  昨日下午兩點過,應凱雙流的老家。朱琳時不時忙著向前來的客人答禮,閑下來,她會坐在應凱靈位前的桌前偷偷抹淚。女兒小珠兒(化名)則下地慢走,嘴裡時不時清晰地叫著“爸爸、媽媽”。
  這在應凱離世前,是不敢想象的事。應凱生病躺在沙發上時,珠兒只能扶著沙發扶手,小走兩三步就會倒,也不會喊爸爸。“就在這兩天,她突然長大了,我們一家人都很驚訝。”朱琳說,應凱臨終前幾天,珠兒還扶著沙發用手拍打爸爸的臉,“等她打,我很享受。”應凱喃喃地說。
  臨終前,隨著病情惡化,應凱一直提不起氣來,無法說話,眼淚卻滾滾而出。“他肯定有遺憾,女兒當時在外婆家,他沒見著女兒。”朱琳說,而在之前,在給他喂蜂糖水時,他突然就說了句:“我老婆真的很不錯。”這是應凱留在這世界的最後一句話。
  妻子斥他是“騙子”
  應凱和朱琳本是高中同學,畢業後也一直保持聯繫。就在成為警察不久後,他向朱琳求婚,“你相信我,我會讓你幸福一輩子。”而這次,應凱再次食言了。面對躺在靈柩里的應凱,朱琳直斥他是一個騙子。
  然而,因為走得匆忙,以前太多太多的承諾,如今,卻變成一把把扎在朱琳心中的“刀子”。“他說過的,等情況好起來,要和我一起自駕去貴陽,看貴陽的美景,看貴陽的兄弟。”朱琳說,他甚至考慮過退休後的打算,老了回雙流鄉下,把房子擴建一下,院子里種上很多很多的花,然後坐在大陽臺上喝茶曬太陽。
  再見,理想。
  應凱不止一次地說過,從警是他的理想。此後,金彭東路上,一排長達300多米的隔離欄將代替應凱在這裡阻止行人亂穿公路……
  兄弟,你食言了,你曾說好“就回來”
  彭州交警大隊勤務四中隊,應凱生前所在的中隊,10位民警、30多位協警。昨日,除了必須執勤的民警,都來到了應凱的老家——雙流黃龍溪嘉禾村3社。這是一個多月來,他們再次見到應凱,只是萬萬沒想到,這次是來給兄弟守靈。民警紛紛燃上一炷香,鞠躬低語:“兄弟,一路走好!”
  10月1日,在妻子朱琳和警隊領導的勸說下,日漸消瘦的應凱在站完最後一班崗,終於答應回家養病。回家前,他笑著說,“等情況好一點,我就回來。”
  最終,他食言了。“我日夜幻想的奇跡沒有出現。”朱琳說。而在此期間,幾位同事還同他通過電話,電話中,他總是很平靜地說,“放心哈,情況還可以!”但電話這頭的同事怎麼也想不到,這是應凱在病床上硬撐著的回答。而朱琳也不敢告訴他的同事,因為自從被查出身患癌症後,她就曾被老公威脅:“你要是敢告訴單位任何一個人,我就立馬偷偷消失。”
  生之前,腰間掛礦泉水都嫌影響形象
  至今,單位的同事無法理解應凱為何選擇封鎖消息,好友李海濤更是有些無法容忍。
  兩人是警校同學,最好的兄弟。畢業後,應凱當了交警,李海濤則被分到三界派出所。“他連我都瞞著,肯定是認為我會忍不住告訴單位。”李海濤埋怨說,平常他就有點“一根筋”,沒想到這次做得這麼絕。
  在從警之前,應凱實際上是達州宣漢的一名教師。2012年,他考上了警察。“他一直嚮往警察這個職業,考試前曾專門準備了15天。”朱琳說。
  當著兄弟李海濤,應凱也不止一次地說過,從警是他的理想。甚至,他還鼓勵兄弟,“你不要破幾個小案子就滿足了,得破幾個大案子。”
  在李海濤看來,應凱對自己格外嚴苛。今年夏天有一次,應凱已經因病瘦了一大圈,李海濤下班後特意去執勤點位看他,讓他註意身體。“我給他買了一瓶礦泉水,讓他放在腰間的單警裝備上隨時喝,可他嫌瓶子露出來會影響形象,非得讓我藏在綠化帶上。”李海濤說。
  離世後,300多米隔離欄替他站點
  在彭州金彭東路上,中間豎著一條長達300多米的隔離欄。昨日,不少市民有秩序地在路口等著過馬路。“之前可不是這樣的。”李海濤說,這正是應凱提的建議,並且得到了採納。
  正是因為這件事,彭州交警大隊科規中隊副中隊長王東對應凱記憶猶新。“金彭東路一面是大超市,一面是休閑廣場,人多時約有三四千人在廣場上活動。”王東說,金彭東路是雙向六車道,當時中間還有綠化帶,很多市民為了圖方便,直接從任意一處過馬路,非常危險。當時應凱就把這個情況報了上來,建議暫時設警戒線,並增加警力。
  科規中隊採納了這個建議,由應凱帶隊在此勸導行人,起到了一定的效果。之後,又逐步將換成了金屬的隔離欄,代替應凱在這裡站點勸導行人,“此後,很少有人從這裡橫穿公路了。”王東說。
  讓李海濤記憶猶新的還有一件事,當時兩人還在警校學習。一次逛街,應凱在一個路口觀察到,主路的綠燈時間比支路的短得多,“這樣很不合理,容易造堵。”李海濤說,這事過了很久後,應凱還耿耿於懷。
  華西都市報記者吳柳鋒攝影吳小川  (原標題:點一炷香 願兄弟一路走好)
創作者介紹

寢具用品

lw48lwjf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